图片 1

(原标题:广西一所幼儿园负责人驾驶7座车送28名幼儿回家被查)

在北京联合大学,有一群教师“很忙”:课上,工科教师江静金句频出,总能把《庄子》名言、唯物辩证法原理和科学巨匠的故事信手拈来;高等数学教师段耀武在讲“导数的微商符号”时,在演示文件中展示莱布尼茨符号思想的一大来源是中国象形文字,让学生感受中国文化在欧洲的传播……

上周,杭十四中康桥校区因为新建滑雪场让学生免费玩,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许多家长都想带娃去打卡体验。

图片 2广西幼儿园负责人驾驶7座车送28名幼儿回家被查。
李宗亮 摄

这所高校的很多教师正在尝试改造传统意义上的专业课,他们正成为“课程思政”的推动者和实践者。

该校有位男生下课收到妈妈的一条短信,结果全校乐翻了。因为这位童心未泯的妈妈发短信来,就是为了问儿子:“看到你们学校最近有台模拟滑雪机,是吗?去玩过了吗?”

广西柳州市交警部门26日通报,一幼儿园负责人驾驶7座面包车搭乘28名幼儿回家,涉嫌严重超载被查。

2017年11月,北京联合大学推出《关于推进“课程思政”建设的实施意见》,要求全校专业教师挖掘各门专业课程所蕴含的思想政治教育元素,把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实现民族复兴的理想和责任融入专业课程教学中,让“课程思政”建设与思政课改革同向同行。

故事听到这里,第一反应是,不是说学校不让带手机吗?这位男生为啥能第一时间收到妈妈的短信?

据交警介绍,12月25日,柳州交警支队柳江大队在穿山执法服务站开展百日安全行动时,拦截到一辆涉嫌严重超员的面包车。

目前,不同学院制定各具特色的“课程思政”实施细则,70个专业修订人才培养方案和课程大纲,1000多门课程焕然一新。不久前,该校党委书记韩宪洲在学校实践的基础上形成的《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引领,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宣讲作品,还被中宣部授予“优秀理论宣讲报告”。

“因为在我们学校,学生接收爸妈的短信,用不着手机,而是通过电子班牌完成的。”该校副校长夏峰平揭晓谜底。

图片 3

在韩宪洲看来,改进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不是简单增开几门课程、增设几项活动,而是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和塑造润物细无声地融入到所有课程,让思政教育入脑入心。“课程思政不是简单的教学方法或手段,它是一种教育观念、教育思想,涉及新时代高等教育培养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一根本任务的实现,对它的探索没有终点。”他表示。

图片 4

当天,一辆五菱面包车从穿山执法服务站前驶过时被执勤的警力拦下,车门一打开,里面密密麻麻坐满孩子。经查,车里坐着28名孩子,加上驾驶车辆的女司机,这辆准载7人的面包车搭乘29人。

建立教师“课程思政”责任制

自从浙江实施新高考改革后,高中生可以根据自己的优势和喜好,选择不同的选考科目,所以许多高中采用选课走班,学生每天可以在不同的教室上课。为方便老师点名,帮助学生确认上课的教室,不少高中开始使用电子班牌,一般都安装在教室门口,屏幕上会显示当前课程的科目、任课老师、上课时间和人数等信息。

驾驶车辆的司机韦某称,车里的孩子是其经营的幼儿园里的学生。近期,孩子们的家长忙于农活不能按时接孩子回家。其觉得孩子们家住的也不远,就开车把孩子送回距幼儿园4公里远的土桥村,没想到还是被交警查到。

“枯燥、无趣、照本宣科……”北京联合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张英姣常听到学生这样评价思政课。

但从这个月开始,杭十四中康桥校区的电子班牌多了一项新功能——

图片 5

作为一门通识教育课,思政课旨在帮助学生塑造“三观”(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提供认识世界的方法,原本是好事,但学生课上抬头率不高。无论思政课改得多么“抓眼球”,学生还是关注让他们“安身立命”的专业课。因此,专业课和思政教育往往是“两张皮”。

12月7日,杭州下起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温度骤降,该校高一年级家长王女士担心儿子住校会冻着,一晚没睡好。第二天下午雪停了会儿,她收拾了一床被子,一件羽绒服,捎上点洗好的水果,赶到学校门口。可是大门紧闭,因为这周学生不放假。王女士熟门熟路的将东西放到了门卫室,登记好儿子的班级姓名。

目前,该案件仍在调查处理当中,韦某将因涉嫌严重超员这一交通违法行为接受相应的处罚。

2016年12月,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召开。习近平总书记提到,要用好课堂教学这个主渠道,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使各类课程与思想政治理论课同向同行。

回到车内,王女士搓搓冰冷的手指头,正准备给班主任徐老师打电话,拜托徐老师转告儿子一声,去传达室取被子和衣物。手机却突然亮了起来,她接到一条微信:“您的好友班主任徐老师邀请你加入智慧校园”。王女士点进去一看:“嚯,这下直接可以给儿子留言呐!我来试试。”

目前,该案件仍在调查处理当中,韦某将因涉嫌严重超员这一交通违法行为接受相应的处罚。

在学习贯彻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精神时,韩宪洲受到了启发。起初,学校加强马克思主义学院建设,采用“问题导入式专题教学”,开展“因专业施教”。但韩宪洲发现,除了思政课堂,多数教师忙着“教书”,少数教师才考虑“育人”,没有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到教育教学的全过程。

“儿子,天气冷了,妈妈给你送了被子和衣服,已经放在门卫传达室,下课后记得去领取!”

去年,艺术学院教师李文文带学生溯源红色,前往北京167处红色遗迹写生,把革命历史题材纳入绘画素材中。暑假期间,500多幅作品在北京八一美术馆展出,引来不少人围观,完成了艺术创作和思想政治教育的巧妙结合。

就在此时,王女士儿子所在的班级门口,有同学正在电子班牌前查看下节课要去哪个教室。突然,班牌上弹出了一条提示,“家校互通:陈哲哲,你有一条未读消息!“

这件事让韩宪洲眼前一亮,他找到了学校思政教育改革的突破口,也拉开了学校“课程思政”的序幕。他认为,所有的专业课程与思政教育的结合点都可以被找到,所有课堂都可以成为思政教育的主渠道。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