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当地时间12月18日,涉绑架及杀害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案进行审前听证。被告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的前妻米歇尔·左特曼(Michelle
Zortman)出庭作证。她反驳了此前干员作证“获得她同意搜查公寓”的说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资料图片:涉嫌绑架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美国嫌犯克里斯滕森

澳洲新闻网刊文称,塔斯马尼亚大学最近表示,如果留学生支付一定的费用,他们就可以优先获得学校住宿,而塔大的在校生则被告知要去类似Gumtree找租房,因为学校无法保证他们还有地方住。目前,有关住宿的问题已经引起了混乱,一份呼吁结束这种不确定性政策的请愿获得了3000个签名。

近年来,国外高校在审核国际学生申请条件时也在重点考查申请者的综合素质,比如参加课外活动及竞赛的表现等等。即将留学的中国学生在发展各项综合能力之外,还必须保证学业成绩在较高水平,比如努力提高GPA分数。不少学生会问,分数是否有那么重要?国外高校是否更加重视课外活动的策划和组织能力?是否可用其他成绩来弥补分数的不足?近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亚当·格兰特的文章,其在文中重点强调了分数对于高中生的重要性。

与克里斯滕森离婚后改回原姓氏的左特曼说,2017年6月14日,FBI调查人员深夜查访公寓时,克里斯滕森去开门,她则去察看究竟是谁那么晚敲门。她说,她当时全身赤裸,惊恐万分,曾试图用手遮住自己,之后被要求穿上衣物后,迅速回到卧室。

文章摘编如下:

亚当教授还是一名畅销书作者,他的文章和专栏受到许多家长的关注,尤其是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们,亚当教授发现这些家长已经让孩子产生了很强烈的焦虑感。他表示,虽然分数并不是唯一,它或许并不会直接影响到学生今后的就业及工作,然而分数却在学生申请高校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左特曼的证词与12月17日联邦调查局干员的说法大相径庭。探员指称,左特曼起初拒绝穿衣服,还站着双手叉腰,最后才同意穿上睡袍。

塔大在邮件中说:“如果想要避免排队等住宿的情况,您只需要立即接受我们的邀请,我们会立即给您安排学校住宿的单人间,不用再排在其他人后面。”邮件中还附上了付费网页的链接。

近日,一份对海外院校招生官的调查中显示,在学生申请大学时,高中时期的学业成绩仍然是排在考查范围的第一位的。学生的学习水平在很大程度上会反映其在大学的表现,高分会让学生录取名校获得优势。也许有些学生认为分数并不直接影响就业,然而学位却会在找工作时起到决定作用。

此外,左特曼还反驳了此前干员作证“获得她同意搜查公寓”的说法。她说,探员们完成公寓搜索后,才让她签署同意书。

“动作要快,先到先得!大学住宿的位置是有限的,所以现在行动起来吧。这一邀请将于2018年12月14日关闭。”
向外国留学生提出的这一邀请是10日发送出去的,此前塔大就向在校生提出,住宿要求已经超过了霍巴特1110间宿舍的容量,校方将优先考虑新生。

分数为何显得如此重要?亚当教授坦言,分数直接反映了学生的努力程度、资质和行动力。亚当教授通过与数名招生官交谈的过程中了解到,大多数情况下,招生官并没有充分的时间逐一筛查申请者的各项资料,而最直观的审核资料就是成绩单。成绩单反映了学生整个高中水平的表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