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国侨报:名校提前录取率下降 华裔家长忧申请难》

在教育拨款日渐减少的英国,文法学校是另一种存在。

图片 1

美国侨报网刊文称,12月以来,美国名校提前录取(ED/EA)结果陆续放榜。不少华裔家长和申请学生反馈,今年2023届名校早申提前录取有两大特点:多数顶尖名校早期申请人数创历史新高,提前录取数据创新低,美国常春藤盟校提前录取率全面下降。

近日,英国教育大臣Damian Hinds宣布,将为16所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提供5000万英镑的扩张经费,前提是这些学校必须先为残疾儿童提供优先入学机会。

记得小时候读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小孩拿着一块玉石到市场上卖,开价很低却无人问津。后来经大师指点,开价奇高,反而引来大量围观者和竞价购买者。这样一个“玉石定价悖论”小故事,在哲学家手里很容易延伸出充满正能量的心灵鸡汤式哲理。但是,在经济学初学者眼里,却往往容易产生困惑:怎么会出现低价低消费、高价高消费现象,这不就违背了低价高需求量、高价低需求量的需求定律吗?

文章摘编如下:

Hinds说,此次拨款的本意是为了提高英国残疾儿童入学率。16所学校为了获得拨款资格,也积极响应,超过半数同意降低对特殊儿童的录取分数线。其中,著名文法男校Altrincham
grammar school for
boys表示,将给予此类儿童10分的分数优惠;女子文法高中Chelmsford county
high
school也宣布,学校计划给30个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颁发学位,这占到全学校学生总数量的16%。

现实生活中不乏“玉石定价悖论”的例子。以出国留学为例,诸如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公立大学是免学费的,每年只需要学生缴纳注册费价值几百或几千元人民币,就可以攻读公立大学的本科、硕士或博士,而像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每年学费不菲,动辄二十来万甚至几十万人民币不等。然而,涌向美英澳三国的留学生数量,偏偏远远大于前向德法意三国的留学生数量!留学市场再次呈现高价高需求、低价低需求现象,岂不奇了怪哉?

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宾州大学、布朗大学、及杜克大学等多数顶尖名校提前录取率创新低,早申人数增加。

这是英国教育部针对学校经济危机做出的反应之一。近年来,资金危机成为英国教育机构面临的普遍问题。根据伦敦权威经济研究所IFS的调查,自2010年来,英格兰分配给每个学生的资金实际减少了8%,给学校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困难。一些学校开始向学生家长索取“捐款”,或被迫裁剪教职人员,减少特殊教育支持和宗教关怀。

无独有偶,2018年11月,法国推出一项新留学政策,宣布从2019年9月开始大幅上调非欧盟籍留学生注册费。非欧盟籍的法国留学生本科生注册费,将由原来170欧元上涨到2770欧元;而硕士生和博士生的注册费,从原来的243欧元和380欧元都上涨到3770欧元。注册费上涨的主要目标之一,竟然是“想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法读书”!法国留学新政的涨价思路,跟“玉石定价悖论”故事不谋而合。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怀疑故事中的大师又重出江湖、漂洋过海,给当今处在水深火热的法兰西共和国指点迷津来了。

哈佛早申阶段提前录取率为13.4%,相比去年的14.54%下降1.14%;耶鲁大学去年为14.69%,今年早申录取率急剧下降只有13.19%;普林斯顿大学今年的早申录取数据为13.9%,是自2011年恢复提前录取政策以来最低,今年早申竞争尤其激烈;宾州大学提前录取率下降到18%,较去年下降0.5%,ED申请者数量创历史新高;布朗大学下降为18.2%,也是竞争最激烈的一年;同时申请人数增长21%,创历史新高;杜克大学早期申请的人数同样创历史新高,超过去年19%。通过今年早期申请被录取的学生录取率为18%,这也成为杜克大学历史上提前录取竞争最激烈,最难抉择的录取。

但对于此次拨款,特殊教育领域的专家却表示强烈的不满。他们大多是为残疾和有其他特殊需要的儿童提供教育(SEND)的学校校长,和该领域儿童教育活动家。他们称,这个决定“令人作呕”,因为这一行为看上去并不能有效解决特殊儿童入学率,反倒变相给文法学校发放更多拨款。一位“SEND”活动组织的发言人称:“对这些文法学校‘开后门’的扩张让人难以忍受,而真正接受特殊学生的学校正遭遇资金危机。”该发言人总结:“对绝大多数特殊孩子来说,文法学校根本就不是他们会选择的地方。”

粗略一看,现实生活中的这两个留学案例跟“玉石定价悖论”故事是一样的,但是细心体会可觉察到它们的不同。在“玉石定价悖论”故事里面,变价前后的玉石是同一产品,而欧美各国教育服务并非同质产品;
2019年之前和之后的法国教育服务,如果没有太大变化的话,可以视为同质产品;若有很大变化,则是不同质产品。消费者愿意为高质产品支付高价格,为低质产品支付低价格,这并不违背针对同一产品而言的需求定律。故事中神奇之处就在于,仅仅通过改变价格这一手段,就让不知产品质量的消费者误以为变价前后是不同质量的玉石,从而对自己以为是低质的产品支付低价、以为是高质的产品支付高价。此时不是质量决定了价格,而是价格成了不知情者甄别产品质量的一种信号:高价=高质,低价=低质。法国留学注册费大幅上涨的这一波操作,官方解释理由正好吻合价格成为甄别质量信号的原理:低价让外界以为法国教育质量低,唯有高价才不辜负法国政府每年为每名学生垫付价值一万多欧元的教育质量。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