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23日,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初试环节告一段落。本次考研初试中,有关英语科目难度的话题引发了网友热议,试题中的两个单词“rural”和“debate”甚至上了微博热搜榜。

美国2018年10月中旬暂告一段落的哈佛招生歧视案将于2019年2月再次开庭。根据哈佛《深红报》(Crimson)报道,原被告双方已于当地时间12月19日向法庭提交75页的三周庭审总结文件,其中内容包括“事实调查结果”(Proposed
Findings of Facts)和“法律结论”(Proposed Conclusions of the Law)。

据韩国媒体报道,随着父母共同承担育儿责任的社会氛围日益浓厚,韩国休育儿假的男职员呈现快速增加的态势,尤其是休育儿假的男性公务员逐年增加。

那么,这次考研英语试题真如网友抱怨“难于登天”吗?两个网红单词到底超不超纲?

根据《深红报》消息,这是哈佛招生歧视案中双方最后一次补充材料的机会。哈佛在其提交的总结文件中表示,为履行教育使命,哈佛对校园种族的多样性所采取的措施有其合法性。哈佛无法通过任何种族中立的替代方案来实现这种多样化。此外,哈佛也表示原告——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未能证明哈佛因种族因素而有意歧视亚裔美国人申请者。

韩国忠清北道政府24日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今年休育儿假的公务员为61人,其中男性占16.4%(10人)。2013年,在休育儿假的公务员中男性所占比重为2.2%,之后该比重逐渐增加,2014年为5.3%,2015年和2016年分别增至6.7%和11.1%,去年增至13.2%。

图片 2

SFFA文件则指出,虽然哈佛大学认为促进了校园的多样化,但却缺乏了一些形式的多样性,例如宗教、社会经济背景和地理多样性等。该文件称,校园里来自富裕家庭的学生数量是贫困学生数量的23倍。

据分析,韩国公务员休育儿假期间也被计入工龄,且即使休育儿假,也不会对个人工作评估带来任何负面影响,这可能是申请育儿假的男性公务员剧增的主因。

12月22日,山东济南考点,考研学子排队进考场。中新社记者 张勇 摄

双方所提交文件的争论焦点在于庭审中原被告针对哈佛大学招生程序所做的统计分析。哈佛专家及教授大卫·卡德(David
E. Card)以及SFFA专家、杜克大学教授皮特·阿尔奇迪亚科诺(Peter S.
Arcidiacono)对哈佛招生过程有着不同的解读。卡德表示,数据显示招生过程对亚裔美国人申请者并没有造成明显的不利影响,而阿尔奇迪亚科诺则表示统计分析数据显示除了招生过程对亚裔申请者有着持续的歧视。

根据《地方公务员法》修订案,从2015年11月起,男性公务员休育儿假期间由1年延长至3年,与女性公务员相同。但因享受育儿津贴的期限仅为1年,因此大多数男性公务员只选择休1年。

“rural”和“debate”成网红单词

原被告双方在提交的文件中均重申了庭审期间的统计论据,并重点关注亚裔申请者的“个人评级”(Personal
Ratings)。

对于今年的考研英语,不少学子用“翻车现场”来形容。“新题型没见过,冷门词太多,作文标题里都看不懂……”题型新、单词生、难度大,成为考生吐槽的焦点。

原告SFFA表示哈佛大学在招生中给亚裔申请者的“个人评定”打低分。“个人评级”范围为1到6分,用来评估申请者的个人特质,例如幽默和勇敢等。“超过21%的白人申请者活动了1或2的个人评级,而亚裔申请者只有17%。”SFFA在文件中表示。

因考生吐槽而成为“热搜”的两个单词,一是来自考研英语(一)里,小作文题目中的“rural”;二是来自考研英语(二)中,小作文题目里的“debate”。

然而,哈佛在文件中批评了SFFA将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归结于种族歧视,并质疑其合法性,表示“没有事实、逻辑或统计基础能做出用数据意外的任何因素来解释亚裔的种族于其高学术、高课外活动评级之间有关联的结论,但(SFFA)却用种族偏见解释了亚裔的种族与低个人评定之间的关系。”

图片 3

哈佛的文件中还表示SFFA缺乏诉讼资格,并称根据先例,只有“与结果直接相关”的个人可以援引联邦司法权。哈佛认为原告SFFA创始人布鲁姆(Ed
Blum)和其董事会成员缺乏官司结果所带来的具体利益,因此被禁止其起诉。

据报道,考生回忆,英语(一)的小作文题目为:“我为一个援助乡村小学(aiding
rural primary
school)工作,一个国际志愿者要求我写信告诉他项目的细节。”但很多人由于不认识rural这个单词,导致对作文题目的理解出现了偏差。

哈佛招生歧视案双方可在2019年1月23日前提交针对对方文件的反驳文件。法官艾莉森·巴勒斯(Allison
D. Burroughs)将于2019年2月13日再次开庭听取双方陈词。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