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职业归属感

法治周末记者 高欣

浙江在线11月12日讯吴先生的女儿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家待业,吴先生为此想了很多办法,但一直未能帮女儿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

现代社会的人越来越容易被这个故事打动。

发自陕西西安

一次偶然的机会,吴先生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葛某,葛某自诩跟不少领导关系密切,可以帮他女儿找到一份公务员[微博]的工作,但需要用钱疏通关系。

考古学家去非洲找寻印加帝国文明的遗迹,雇用土著人作向导。第四天,土著人拒绝行动,因为这里自古流传着一个习俗,每走三天要休息一天,以便让灵魂追赶上疲惫的身体。

“张峰!……”清晨,王磊在宿舍楼下喊道。

为了能让女儿拥有一个好工作,吴某信以为真,随即就给了葛某8.4万元。

社会的发展步伐越来越快,个体成员的疲态已经快掩饰不来。

“来了!”只听楼上一阵骚动,顷刻一个大眼睛的男生冲下楼,来到了王磊的面前。

此后,葛某经常打电话给吴某,以请客送礼的借口要钱,短短一年,吴某居然被葛某要走了32万多元,但女儿的工作始终没有落实。

根据雷格斯最新调查,过去一年,中国大陆上班族所承受的压力在所有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一。

若是张峰先给王磊打了电话,二人便约在学校门口见,吃过早点,然后一起跳上公交车去“上班”。两位大三学生的目的地是位于西安市中心区的陕西省政府。

时间一久,吴某起了疑心。去葛某家了解情况后,吴某才知道自己彻底被骗了,这葛某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大领导,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信口雌黄。愤怒至极的吴某于是天天追着葛某要钱,在被逼着还了12.4万元之后,葛某彻底消失了。

个体与组织相互依存。

今年暑假,50位在陕的高校大学生在省政府大院里完成了为期1个月的见习生活,成为国内首批在省政府见习的大学生。

最后,无奈的吴某只好到派出所报案。民警经过调查,很快抓住了犯罪嫌疑人葛某,经审讯,葛某还交待出其他一些诈骗案,其骗技的高超与荒谬程度同样让人瞠目结舌。

成员的灵魂是否能跟上组织的目标?作为成员的个体,是否能从组织汲取到生存的能量与乐趣?

3个月过去了,对于王磊和张峰来说,那座被称为“新城大楼”的省政府所在地已不再神秘,里面工作的“老师们”也同样有着与常人无异的欢喜与担忧。

受害人俞某也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葛某。听说葛某可以通过关系包到工程后,俞某立即出钱入股葛某的建筑公司,在被葛某骗去十余万后,又被葛某以帮其儿子找工作为名骗去了十万元。

归属与被归属,是双方共同的渴望。

如今,昔日的见习生们还会在QQ群里谈人生、谈理想,抽空小聚,逐渐成为日后人生路上坚定的友人。

从替自己包工程到帮儿子找工作,这一骗就是两年多,工程始终遥遥无期,儿子的工作也久久得不到落实。

纺织女工的苦与累,不需多说。从哭着闹着要离开,到一点点感受关爱,再到将团队营造出“家”的感觉,钟利萍用了20多年。可这几年她发现,留住人越来越难了……

“经历过这种见习,对人生会有好处。它会让你更温和、冷静地看待问题。”王磊说。张峰则对公务员[微博]有了新认识:“其实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你也需要付出,才能有回报。”

感到情况不妙,于是俞某打电话去工商部门咨询,这才发现葛某的建筑公司根本不存在,合同也是伪造的。

十八大女代表、纺织工钟利萍的归宿感

而这项旨在让更多年轻人了解政府“真面目”的大学生见习制度,也将作为一项长效机制推进下去,担任起让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更加了解政府的重要角色。

民警提示:类诈骗案件,骗子往往借办事之前要请客送礼之名,利用受害人急于求成,或者利用受害人望子成龙的心态,诱使受害人上当受骗。广大市民应理性对待这些事情,切莫轻信他人盲目送礼走关系。(周国亮
王波)

文_本刊记者 李天锐

“不可思议”的选拔

钟利萍哭了。

6月底,王磊刚结束大三生活,准备暑假干点儿什么。心思细腻的他偶然看到学校公开选拔暑期省政府见习生的消息,仔细思索一番,将志愿锁定为“省政府办公厅”。

这是1991年夏天,内江市棉纺厂细纱分厂丙班刚刚进行完操作考试。在这次实习生毕业“大考”中,19岁的钟利萍挨了“当头一棒”——平日里理论功底不错,自信满满的她,单项接头操作时间3分17秒,远远超出50秒的及格线,在同组24人中排名倒数第一。

“我的专业是信息管理,又在学校做过宣传工作,觉得这个岗位与自己的专业、工作都有关。”这是时任学校学生会副主席的他给自己的理由。

厂里的师傅开始选徒弟。一个,两个……同学陆陆续续被挑走,几分钟后,只剩她还站在原地。这时有人朝她走来,钟利萍心头一热,忙低下头。谁知来人绕过她,径直向旁边走去。

7月4日,陕西省政府第12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大学生假期到政府机关见习制度》,将美国白宫实习生制度“搬”进省政府,在全国率先启动了大学生政府见习长效机制。从2012年起,在寒暑假期,相关政府部门将为遴选出的在校大学生安排见习工作,为期一个月。

那一刻,她发疯似的想要离开,越快越好。

这个想法源于5年前。2007年下半年,现任陕西省省长的赵正永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其间,白宫实习生制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破碎的“医生梦”

如今西为中用、首付实践,省政府最初对见习生的要求是“优秀大学生”,后来删掉“优秀”二字,有意识降低门槛。

进入棉纺厂的头几年,钟利萍没有多少归属感。她更想成为一名医生。

为了严谨对待,王磊和张峰所在学校依然将公开遴选的门槛定为:大二、大三学生;中共党员或中共预备党员;在学校、院团委、学生会担任部长以上职务,或在各学生社团担任主要负责人职务一学期以上者。

她出生在医生世家,外公和母亲都在威远县医院工作。钟利萍记得,小时候跟着外公回乡下老家,堂屋里等满了慕名而来的病人。每次外公诊断完,病人都是拱手、作揖,连连称谢,不少痊愈的病人甚至走十里山路来家表示心意。一旁帮忙的小利萍,也颇有“成就感”。

随后,校党委领导直接参与了对报名学生的面试。自我介绍、专业知识、家庭背景、个人优势、对所报机构的了解……三轮面试下来,王磊最终在15选3的角逐中胜出。他兴奋地给另一位拿到名额的同学打电话说:“张峰,你选上了!”

据说,年幼的钟利萍,已展现出当医生的潜质。打预防针时,比她大的小孩怕针,外公爱喊:“利萍,你来!”她打完了,别的小孩也排好了队。玩耍时,医院里的小伙伴见到危重病人就吓得跑开,她却上前,问医生要不要帮忙。那时,外公和她都已认定,白色的大褂,幽静的环境,是她将来的归宿。

“激动、不可思议、惊喜。”张峰如此概括接到电话时的感觉。“之前不想报名,因为我的工作5月份就敲定了,想把机会让给其他同学,但因为做过一些学生会工作,对省政府也很好奇,最后还是报了名。没想到会被选上。”曾任学院学生会主席的张峰说。

然而,初二那年父亲遭遇的一场车祸,终结了钟利萍的医生梦。

此时他们并不明了,自己被学校选拔、被省政府邀请到“新城大楼”里见习,在国内尚属首次。

“父亲伤得很重,肋骨断了好几根。”高额的治疗费让家庭变得拮据。

在美国,白宫实习生制度有着很长的历史。每年有300个名额面对全国18周岁以上的美国籍大学生。在4个月的时间里,实习生有机会见到总统本人,并结识重要官员,了解白宫运作。

1988年9月,已考入威远中学,就读不到一星期的钟利萍,收到了内江棉纺厂技工校的录取通知书。拿到它,就意味着不用再给家里增加负担,还预订了“纺织工”的工作。

如今,大学生政府见习制度所创造的平台仍然让王磊和张峰觉得大开眼界。“认识了很多以前根本没办法接触到的、各行各业的、比自己优秀很多的人。”两人异口同声。

“技工校是暑假里医院几个伙伴凑热闹去考的。我还是想考大学、当医生,是医生救了我爸爸啊!”钟利萍不甘心,哭着申辩。但这时,在钟家姐弟二人中,家里只能负担一人的学费,父母更看好弟弟。

报到首日

很快,家人将还在“闹情绪”的钟利萍从威远送到内江。病重的父亲出马,让她感受到关心的同时,亦读出了“押送”的味道。

听说小儿子获得了到省政府见习的机会,张峰在家乡延安的父母甚是开心。父母一直希望儿子能成为公务员,安稳踏实度日;正式见习前的张峰也曾如此考虑。

三年的技工校生活漫长而无聊。没有学业和竞争的压力,考试60分过关。但钟利萍觉得没学到东西。有时做梦,还会在医院里。

“对省政府,最初就是好奇,之前离它最近的时候也就是从门口路过。”一想到即将揭开省政府大楼神秘的面纱,张峰不由得激动起来。

技工校的最后一课——厂房实习,成了她“爆发”的导火线。

包括文件处理、涉密系统使用、待人接物基本礼仪等方面的两日培训过后,7月16日一早,50名“第一次吃螃蟹”的见习生正式上岗了。

一进车间,震耳欲聋的声响,四处乱飞的棉绒,刺鼻的异味,让钟利萍感到窒息。再加上每天要来回在车间走几十里路,她腰酸腿痛。

张峰被和蔼的人事处姐姐带到了要报到的处室门口——民政厅下属基层政权与社区建设处。

“之前我连厂房的概念都没有。想象中还跟医院一样安静,有树有草。”钟利萍说。

“这是干啥的?”张峰抬头端详着处室名称,有些发懵。而一天之后,性格大大咧咧的他不禁有些生气:“来了就让我干这事儿?”

这时,一个消息传来,昔日里成绩不如她的两名好友分别考上了同济医大和华西医大。祝贺完好友,她再也坐不住,回家向父母哭诉:“我也要回来考大学,当医生。”

与之前“干大事”的预期正相反,张峰在这个共7人的处室里,做了一天“琐碎的工作”,而且他发现,似乎每个人的工作都很琐碎。直接带他的老师是处室里的副调研员,老师让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熟悉这里。

“怎么可能呢?”已罹患癌症的父亲告诉她,家里确实没办法。“你好好努力,将来争取分一个好车间嘛。”

“其实,基层政权主要负责村委会换届,社区建设就是此意。”张峰说,“原来这里的工作和其他地方没啥两样。”

然而,毕业操作考试3分17秒的结果摆在面前。站在车间里,她在想,棉纺厂应该不是我的归宿吧。

晚上6点下班后,王磊和张峰结伴一起乘公车回学校宿舍。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们聊着首日新鲜见闻。

因为爱情

王磊被安排在省政府办公厅下属的门户网站管理处见习。曾经有过各种兼职经历的他抱着平常心,找自己的部门报到,“像刚来大学一样的心情,只不过这里效率更高”。

最终,厂里的威远老乡秦云英收下了钟利萍。从此,这个对棉纺厂不感冒的女孩,心态一点点发生着变化。

第一天,他的主要任务也是熟悉部门。第一件事,是阅读关于政务网站政策、法律法规与管理等方面的书籍;接下来,开始了解他的工作对象——省政务网站。

“这都是眼见就能学会的活,我对你有信心。当然,首先你要安下心来。”秦云英似乎猜到了钟利萍的心思,开始讲她过去的经历:“我也是很小就被送出来,也曾经在棉纺厂坚持不下去……”听了很久,钟利萍心想:事已至此,不如跟着师傅试一试吧。

省政府办公厅的主要职责是对内政策学习、传达和实施方案,对外宣传、并监督各部门。王磊见习的门户网站管理处属于办公厅电子政务办公室下设的四个处室之一,共10人。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