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杭州9月23日讯 (记者 周咏南) 今天,省委在浙江大学召开省委常委会议,专题听取浙江大学工作汇报,共同研究如何加快推进浙江大学建设。会议强调,必须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学校工作全局,朝着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总目标和“立足浙江、面向全国、走向世界”的总要求,锁定目标不动摇,加快步伐不停顿,扎实工作不松劲,坚定不移地向着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迈进。  省委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并讲话。  会议充分肯定多年来浙江大学推进教学和科研工作,积极服务于浙江现代化建设事业取得的显著成绩。会议指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要以育人为本,质量立校,把“培养什么人”作为高校的根本问题,把“如何培养人”作为高校的永恒课题。一流的大学要有一流的教学质量和科研水准。高校建设要从注重规模扩大、外延扩张、设施建设逐步向注重质量、注重内涵、注重结构优化等转变,努力培养高素质、创新型人才。  会议指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要师资为基,人才强校。一流大学必须具有一流的大师。要坚持引进和培养两手抓,用超常规的办法引进和培养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学术大师和重点学科带头人,造就一批具有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中青年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骨干,建设一批特别能战斗的创新团队和优秀群体,特别是要加大青年教师的培养力度。要始终把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放在重要位置,不断巩固和发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成果,以良好的党风,促进学风、师风、校风建设。  会议指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要发挥优势,特色兴校。浙江大学生于浙江、长于浙江。浙江的自然环境、悠久历史、文化传统、风俗民情和经济社会发展,无不对浙江大学形成特色产生重大影响。浙江大学的建设和发展要充分体现中国特色、浙江特色,进一步发挥综合优势、学科优势,积极推进各学院、各部门开放式办学和开放式科研,推动学科的交叉融合、优势互补,努力在一些领域达到国内顶尖,甚至世界一流。  会议强调,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要服务社会,合作办校。浙江大学作为部省共建高校,一方面要积极服务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地方的力量合作办校。浙江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地区和经济比较发达的省份,经济社会发展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全省上下实施“八八战略”、建设“平安浙江”和“文化大省”,加快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前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进程,为浙江大学显身手、作贡献、促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和众多的机会。浙江大学要更好地立足浙江,积极为地方发展作贡献。省市党委、政府将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浙江大学,推动浙江大学向世界一流大学迈进。  2005-9-24

谷超豪1926年生于浙江温州。194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并留校。1953年至今在复旦大学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复旦的治学精神在谷超豪院士身上实现了职业的理想境界———奉献与兴趣的完美结合。他从飘舞的肥皂泡里看到数学,他从席卷的台风中看到数学,他从数学里找到爱情,他在数学里发现生命的所有诗意和表达的所有语言。东方早报:数学在许多人眼里是很枯燥的,在你的生活中,它真的一直带给你快乐吗?谷:1986年我乘船去舟山讲学时,写过一首诗:“昨辞匡庐今蓬莱,浪拍船舷夜不眠。曲面全凸形难变,线素双曲群可迁。晴空灿烂霞掩日,碧海苍茫水映天。人生几何学几何,不学庄生殆无边。”其中第二句讲的是微分几何中的两个著名定理。在我的生活里,数学是和诗一样让我喜欢的东西,诗可以用简单的语言表达非常复杂的内容,用具体的语言表现深刻的感情和志向,数学也是这样,1除以3,可以一直除下去,永远除不完,结果用一个无限循环的小数表示出来,给人无穷的想象空间。东方早报:你在苏步青先生门下读书的时候已经是地下党员,当时你们谈论的话题除了数学还有别的吗?
谷:当时我已经是学生会干部,党组织说学生运动要争取老一辈学者的支持。我去苏先生家就不光是听课,也向他介绍学生运动。他对学生运动很同情,但也担心我花很多时间在这件事上会影响学习。我其实做什么都很专心,做学生工作的时候不想数学,学习数学的时候也不想学生工作。唯一有一次,是对不起苏先生的:我大学毕业后,在做助教的同时,也让我管理数学系的图书室。这是一个美差,可以天天看书。但当时地下党给我的是校外的任务,有时不能保证早上8点准时到图书馆开门。一次,苏先生去了那里,见门没开,很生气,但他没直接跟我发脾气。事后别人告诉我,我当然不能讲自己是做地下工作去了,只是建议请别的助教代替我去管理图书室。东方早报:你的研究为我国尖端技术特别是航天工程的基础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但行外的人基本上都很难理解“微分方程”这样深奥的概念。抽象的数学到底怎样对现实生活发生影响?谷:比如说,我喜欢观察台风的动向。因为大气物理学家已经发现,台风中心的运动方向主要是从南往北的,是一个逆时针的反气旋。这样,我根据风向就可以预测台风中心在哪里。去年有一次很强的云娜台风,预报要在浙江和福建之间登陆,晚上到上海。早上我看到风是从东北方向来的,但到吃中饭时,我看到朝南的窗子有雨点打进来,表示这时的风已是从东南来,我用简单的几何估计出台风中心已经在上海南偏西方向,正往西走,对上海没有太大威胁了。
( 陈怡 采访整理) 2005-5-27

“一纵三横”的整治,对杭州人是一件幸事,对沿线的红楼和求是书院等历史遗存的保护来说,同样也是一件幸事。昨天记者从市建委获悉,为捡起历史碎片,更好地保护百年红楼和百年求是书院,市政府已明确出资800余万元,由市有关部门回购其产权。深藏于大学路上的求是书院,是浙江创办最早的新式高等学校,也是浙江大学的“老祖宗”。经过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在原属学校浙江中医学院搬走后,老房子的保护不够到位。而位于庆春路延安路交叉口、浙大湖滨校区内的红楼,则是建于清末民初的“浙江省高等法院及浙江省杭县地方法院”旧址。由于年久未曾精修,红楼多处地方出现漏水,里面的一些木质地板也有霉烂,其周边还搭建临时建筑,与整个环境不相协调,“对百年红楼的保护同样显得迫在眉睫”。采访中,市建委副主任、总工程师刘卫告诉记者,由政府出面回购文保单位的事情,在全国也不多见,这是更好保护历史遗存的新尝试。利用“一纵三横”整治的契机,出资回购文保单位的产权,加速对历史遗存的保护,这一大气的行为,体现了市委、市政府对历史的尊重,体现了杭州人对历史的负责。据了解,接下去市有关部门将按照文物修缮最少干预的原则,尽可能地不改变两处百年建筑的原状,在确保建筑安全的情况下,努力保存现状、恢复原状,把老房子“原汁原味”的东西展现给公众看。相关链接——根据方案,“一纵三横”一期工程中以纪念性建筑物的方式,重点突出庆春路上的红楼、两个古城门(古钱塘门、庆春门)遗址、马寅初故居、求是书院、众安桥绿地和体育场路西段的金祝牌楼等。对庆春路四座古桥(小车桥、众安桥、盐桥、菜市桥)和曙光路—体育场路西段的杨虎城旧居、李朴园故居、护国仁王寺、约园及弥陀寺路,以城市家具、雕塑、小品的形式,作一般表达;对中山中路、皮市巷、岳王路、浣纱路、菩提寺路、东坡路、珠碧弄、楚庆巷、建国路、刀茅巷、马市街、孝女路、大学路、直大方伯、冯山人巷、白傅路、长生路等,以标牌、点缀、铺装、嵌墙式作简要提示。(通讯员
李绍升 记者 张伟达 )2005-09-22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