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2008年首届“中国十佳大学生村官”颁奖典礼举行

中国公务员原生态之 落差篇

文史学者李开周表示,在《汉书·东方朔传》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汉武帝招人,东方朔前去应聘,在自荐书上写道:“像我这样的奇才,要是做不到宰相一级,那真叫没有天理了。”自荐书递上去,汉武帝给他安排了一个岗位:待诏公车。

一位村官对于农村建设的思考与行动

图片 2

“待诏”就是等着皇帝召唤,“公车”是负责接待的单位,合起来讲,这个岗位就是让你在国营招待所里待着,什么时候想起你来了,什么时候给你活儿干。

我曾经是一名大学生村官,村支部就在村小学旁边,闲暇无事的时候,我就会去学校转转。有一次下课,我看到一位年轻教师在和学生做游戏。他和学生有说有笑,完全没有老师的架子。我很好奇,就去问他:“你和学生关系这么近真令人羡慕!可是总会有一些调皮的孩子,他们不再怕你,上课捣乱怎么办?”他笑着告诉我,他把学生按不同性格安排座位,把坐在一起的四个同学作为一个小集体,对课堂上表现优秀的小集体给予表扬、奖励,而表现不好的则给予批评。

什么是选调生?在考选调生以前,和许多人一样,我压根就没听说过“选调生”三个字。

东方朔在招待所里待了几个月,憋得要死,想见见汉武帝,让这位大老板亲自面试一回。他想了一条计策。当时宫廷里养了一帮小矮人,主要负责给汉武帝演戏唱歌说笑话玩杂技以及表演魔术什么的。东方朔找到这帮小矮人,吓唬他们说:“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东方朔,我嘴皮子动一动,就能让你们人头落地!”小矮人们信以为真,求汉武帝救命,说是一个叫东方朔的家伙要杀他们。汉武帝很奇怪,传东方朔进宫。

想帮助所在村建一个农村广场

按照官方统一口径,先摘录如下:选调生是组织部门有计划地从高等院校选调品学兼优的应届大学本科以上毕业生到基层工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和县级以上党政机关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这批毕业生简称“选调生”。也就是说,目的是要培养德才兼备,既有文化知识又有实践经验的年轻干部。所以,冲着“年轻干部”、“后备干部”几个字,我和许多人参加了选调生的选拔和考试。

汉武帝说:“东方朔,你为啥要吓我的小矮人啊?”东方朔说:“陛下圣明,那帮小矮人身高不到一米,每月却能领一袋小米和二百四十钱,吃不完花不完;我东方朔身高一米九,每月也是领一袋小米和二百四十钱,既不够吃又不够花。小矮人们撑得要死,我东方朔饿得要死,这世道太不公平了。您要觉得我是个人才,就给我涨工资;要是认为我连一戏子都不如,您就让我卷铺盖回家,省得在这儿挨饿。”

这样学生都很知道为小集体增光添彩,他不用再操心课堂纪律,可以敞开心怀和学生“疯闹”了。他说:“这大概就是资源的合理配置吧!”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在他眼里,性格是一种资源,可以被利用。他不必再像其他教师那样在学生面前板着面孔,不苟言笑,可以很轻松地工作。那么我呢?我们的农村呢?有没有被忽略或被错放的资源?当前我们的国家呢?农业问题,大学生就业问题,房价问题,会不会就是因为资源没能够合理配置导致的?自从听了那位教师的话后,我的脑海里一直翻腾着这些想法,同时,我也在慢慢审视着我在村官这个位子上能做多少实事。

经过残酷的笔试、面试、体检、政审和漫长的等待,我终于签下了和组织部的正式用工合同。签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心中不禁感慨万千,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汉武帝大笑,给东方朔换了个好一点儿的岗位,涨了他的薪水。

在农村赌博现象非常严重,男女老少几乎没有不赌博的,尤其是逢年过节,“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我认识一个六年级学生,他向我炫耀他的多功能手机,我很好奇他父母怎么会给他买这种东西,哪知他得意洋洋地告诉我他过年的时候赌博赚了400块钱,花300元买了这款手机,他爸爸还夸奖他会挣钱了。我觉得必须加强农村的文化建设。文化建设需要一个阵地,只要有了固定的阵地,闲下来的村民才会“如约”前来接受思想文化的熏陶。我做村官的时候曾经想帮助所在村建一个农村广场。

磨合期 差点写了辞职信

李开周表示,这个故事见于《汉书·东方朔传》,原文中,东方朔提到自己的薪水,说的是“俸一囊粟,钱二百四十”。一囊粟,是指一袋没有脱壳的小米;钱二百四十,是指二百四十枚三铢钱。三铢钱是汉武帝前期的主要货币,后来改铸五铢钱。二百四十枚三铢钱加上一袋没有脱壳的小米,就是东方朔刚参加工作时一个月的所有薪水。

当时我联系了联想电脑公司,劝说他们在每个市挑几个县的农村援建农村广场。并承诺他们可以在广场设置永久性广告标志,广场建成以后还可以请我们县电视台予以采访报道。(这是我能做的最大承诺了)估计是我们县电视台的受众太少或者别的原因,他们说了会考虑后就再无下文,这个设想被搁置了。但是我仍然认为国家应该大力修建农村广场,这对制止农村赌博现象、丰富农民文化生活、培训农民种植养殖技术都将起到巨大的作用。同时这可以让农村在一定时间一定地方形成较稳定的人流,这对农村经济中服务业等第三产业的兴起也将大有益处。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社会的力量是无穷的。政府可以号召各企事业单位也加入到援建行列中,并对贡献较大的单位给予政策倾斜,我相信这项工作一定可以取得较大进展,各阶层的联系也将更加紧密,社会也将更加和谐。但是因为我的设想没能实现,我的原本不多的自信慢慢消失,这个建议我更是不知道怎样才能被采纳,于是这个想法也被我按在了心底。

为了选调生的“光明前途”,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我放弃了某知名大型国企年薪超过10万的优厚待遇(对于刚毕业的本科生,这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到县委组织部报到。刚上班后的一段时间,简直就是在永无止境的挣扎和辞职的冲动中度过的,当时感觉好像是踏上了不归路。

他告诉记者,西汉“公务员”分为近二十级,最高级别是丞相,其次是御史大夫,再其次是中二千石,再其次是二千石,再其次是比二千石,再其次是千石……直到百石、斗食、佐史为止。所谓二千石、比二千石、千石、百石,是每年名义上能领的粮食数量,汉朝时通常用这个指标来指代行政级别。但实际发放薪水并不一定发粮食。

但是可能我天生就思想不安分吧,总是在想怎样让农村面貌有所改变。我所在的村是个农业大村,然而安安心心做农民的80后、90后却并不多。他们大都去外地打工,大量的土地被随意种植懒庄稼,粗放管理,土地经济效益也越来越低。我曾经任职的村庄是一个烟叶大村,去年响应上级号召使用膜下移栽技术,由于缺乏专业技术人员指导,且村民科学意识淡薄,后期管理不到位,结果烟农并没有得到预期经济收入。我估计今年膜下移栽技术的推广阻力将会很大。

好多人都讲选调是最有前途的公务员,是党的后备干部。也许选调生和其他普通公务员唯一的区别就是直接到组织部报到,而不是人事局罢了。报到当天,县委书记、组织部长亲自欢迎、座谈,晚上,组织部长亲自陪一起来报到的10个选调生吃饭。当时心中不禁有点膨胀,觉得选调生真是被组织部当“后备干部”来对待的。后来才慢慢发现,苦日子还长着呢。

东方朔最开始做“待诏公车”,属于百石以下级别的斗食或者佐史,相当于现在机关里的小科员。

仅做了半年的村官,我就转行了

一工作就直接分到乡上,乡上的党委副书记骑个摩托来就把各个选调生直接接到对应的乡镇上去了。我要去的乡镇还算好的,离县城接近一个小时车程。后来听其他选调生说,有的选调生要去的乡镇,离县城3个小时车程。当时看车直接把我拉进大山里,好像是要搞原子弹研究似的,心中已经凉了半截。到了以后,两三百人的场镇上,矗立着一幢三层小楼,墙壁斑驳得有些离谱。然后就被告知,这幢小楼就是我的工作单位。掏出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当时刚离开繁华的大城市,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那么“高级公务员”的薪水是多少呢?李开周表示,丞相、御史大夫、二千石等“高级公务员”的薪水构成比较复杂,有货币工资,也有实物补贴,比如粮食和布匹,还有可供收取田租和赋税的采邑。而像东方朔这样百石以下的“低级公务员”,就只有货币工资和粮食补贴两项薪酬了。东方朔的货币工资是每月二百四十钱,粮食补贴是多少呢?由《居延汉简》所载汉武帝晚期低级官员的工资单据可知,凡百石及以下级别的“公务员”,每月小米(或麦子)三石。东方朔说的“一囊粟”,是指三石小米。

我经常在想:如果政府能像免费培养重点师范生那样,免费培养农学生,鼓励农学院和学生积极联系农业生产集体或个人,每年抽取他们年利润的50%或者更多作为提成,我想三者肯定皆大欢喜。国家可以对表现比较突出的大学生给予房屋或车辆等奖励,激励他们继续努力。我想如果这项政策能够确实开展下去,大学生的就业形势,农业的规模化、技术化、机械化将会有大的改观。然而想法和做法是两回事,更可况我能做的只能是跑腿、打印的杂活。虽然领导们对我们村官的工作寄予厚望,鼓励我们敢想敢做,但我还是对自己创业不抱希望。我希望的村官不是自己创业的村官,是可以对村里的资源进行规划、协调,达到资源配置最优化,经济效益连同其他社会效益最大化的村官。

乡党委书记当天下午就把我分到了党政综合办公室。时值盛夏,当天晚上暴雨如注,旁边的河道里波涛翻滚,乡长于是马上让我通知所有乡干部回到乡政府来,驻村干部要下村查看,防止暴雨造成大损失。印象中的七月和八月,中心工作就是抗洪。而作为党政办公室干部,每个周末都要值班。最难以适应的,恐怕就是没有互联网了。物质上的艰苦可以克服,精神上的孤独却难以抵挡。有好几次,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地流泪,差点写了辞职信。

“石”是容量单位,汉朝一石约等于今天二十公升。三石不脱壳小米能出净米七十多斤,一个月发这么多米,平均一天两斤还要多一些。现代正常饭量的成年男子,即便一日三餐全吃米,每天也吃不完两斤,东方朔却说这些米不够吃,大概因为他是大个子(一米九),又是山东人,饭量超常。当然也有可能他此时已经成家,他那点儿薪水除了养活自己,还得养活老婆孩子,一家人几张嘴,“一囊粟”自然紧张。

然而半年来我渐渐明白,群众并不这样想,他们更多的是希望我们这些村官能够争取到上面的资金支持,用于村里的基层建设。这并没有错,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个能力,于是我开始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为官一任要造福一方,我不能满足群众的这个要求,就不能再呆在这个位子上,或许我退了之后,下一任村官可以办到呢。于是仅做了半年的村官,我就转行了。

最初两个月,一直是靠父母接济才度过经济难关的。干了四个月才发工资。一看,月薪1618元,也就是说一年也就2万左右。中秋、元旦之类的节日,也就发个两三百元(最近听说不能随便发津补贴,要退回去)。社会上人们传说的公务员的好待遇,与我无关。

东方朔除了一囊粟的粮食补贴,还有二百四十钱的货币工资。为了便于估算,把这二百四十钱也换成粮食。据《史记·平准书》和《居延汉简》卷1所载西汉粮价,汉武帝时丰年粟米十五钱一斗,加上已经补贴的三石(三十斗),每月共有四十六斗,能出净米一百多斤。一百多斤小米,放到现代市场上卖三百元左右。所以李开周得出结论:单按粮价折算,东方朔每月薪水只有三百来块钱。

虽然我已经不在村了,且远离家乡,做了一名小学农村教师,可是我仍然关心着家乡的一切,毕竟那是我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去年下半年,大城市房价开始一路高升。我的心里也不由自主思考着这个问题。在我任职的村,很多年轻人都常年在外奔波,而其实他们并不愿出去的,即便外面很精彩。然而贫瘠的土地养育不了他们,这里没有工作,看不到前途。于是他们不得不去挤大城市。而房价之所以高升不下,我认为原因就是有好工作的地方都在大中城市,城市房价本来就高,所有的需要工作的人又不得不往大城市挤,供求失衡,再加上自认为奇货可居的囤积者,房价能降下来才怪。

深山里最大的好处就是不花钱,因为有钱也没处花。所以我每个月节约的话,竟可以存1300元。但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天天免费加班。一个月基本上每天都呆在小院子里,连个未婚异性都看不到。偶尔上县城开会或办事,看谁都是无比时尚、无比漂亮的帅哥美女。

补贴和工资加一块儿,一个月才领三百元左右,汉朝“公务员”的薪水是不是太低了呢?其实不是。李开周表示,拿低薪的只是东方朔这样刚参加工作的小科员,像丞相、御史大夫、中二千石等“高干”,薪水高得吓人。就说丞相吧,每月仅货币工资就有6万钱,加上粮食补贴和采邑租税,实际月薪是东方朔的900倍不止。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