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可爱的27岁台湾留法女学生杨雅晴,今年暑假展开“在巴黎吻百个男人”行动。从金发碧眼到黑人,从男模到清洁工,甚至是秃头凸肚男,均是索吻对象。目前,杨雅晴已成功向54个男人索吻,而其记录吻戏的网络博客也一夕暴红。

杨雅晴浮起吻百个男人的狂想,是由于她觉得虽然留学两年可拿到文凭,但缺少了让她“永远自豪的丰硕成果”。由此我们可以断定,赚取别人的关注、引起网络的轰动是“早有预谋”,而网友们的“围观”甚至是“围殴”则成就了她“永远自豪的丰硕成果”。

女人好不好色,能不能好色,该不该有好色的能力?这些问题其实不是问题,我们的许多研究生理卫生的专家已经给出答案了,但当我们直接面对台湾女孩“好色”时,很多人还是按照传统方寸大乱。其实,不承认女性好色的能力,是对女性这个群体的不尊重。波伏娃把女性归成“第二性”,但她并没说过女性性欲就比男性弱,在某些时候、某些阶段,女性的欲望甚至高于男性。我还记得十三、四岁看过一本所谓家庭杂志的“答读者问”,有一女孩怯生生地问:“我想当小姐,而且一看到男人就情不自禁想跟他上床,请问该怎么办?”老师回答时说:“这位年轻的女同志,你要端正你的世界观,树立积极、向上的意识。当然,也应去医院看看是否雌性激素分泌过旺。”这前半句是“必须”的,不这样回答估计登都登不出来,后半句才是标准答案,说出了这女孩“心病”的缘由。

杨雅晴的博客在网络上暴红,吸引逾110万人次疯狂点阅。但网友评价不一,支持者认为,这是一项大胆计划,人生就要乐于挑战;反对者则担心传染疾病,并指出“根本是以写书为借口找帅哥亲嘴。”甚至还有人酸酸地说:“为何不选在台湾索吻,根本崇洋媚外。”崇洋媚外还是她自己的追求?只有她自己知道。

“索吻也是一种运动”套用时下网络寂寞派的说法大概就归纳了杨雅晴的行为。因为对于杨雅来说,这种只有目的没有感情的索吻就是一种“嘴唇贴在一起”的运动,无所谓道德,只在乎是否能轰轰烈烈,让自己的人生不和大多数寂寞的人一样寂寞。

本文选自《谭飞》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在巴黎留学近两年,今年夏天杨雅晴又浮起吻百个男人的狂想。她觉得虽然留学两年可拿到文凭,但缺少了让她“永远自豪的丰硕成果”。在“我想要的,我都有勇气、有能力实现”的想法下,她毅然实行“在巴黎吻百个男人”,并找来摄影师拍照,准备将经历出书。

之所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者“预谋”,笔者认为这还是和“寂寞”有关。个性、另类、特立独行一直是贴在80后身上的标签,这些词的背后恰恰是这一代人想与众不同、不同凡响的心态写照。他们不愿意走大家都走的路,总喜欢另辟蹊径,因为他们觉得和大家一样的生活“太寂寞”,想方设法甚至不惜挑战人们心中的道德底线,目的就是让大家来关注自己,让大家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聚焦,用这样的狂热可弥补平凡人生的寂寞。

台湾姑娘杨雅晴最近向一百个各国男人索了吻,她不是索钱,而是索吻。这件事给我了一个经验:在好色面前,其实并没有男女差别,有的只是争先恐后的差别。如果是一个男人向100美女索吻,很多人会说这哥们挺浪漫,当然,也好色;如果是一姑娘,大家的评价基本就只剩“好色”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