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1-15 苏天辅

  《别卦》缺了一支,应该是八支简,现在只有七支。即使缺了一支,从规律上也可以把它推出来,但不知道它的卦名。它实际上是一个六十四别卦的表,凡是八经卦的地方就省掉了,但它的位置是存在的。这个简没有序号,我们只能根据内容排列。我们在整理报告里所排列的次序,纵行是按照乾坤六子之说,上面是把乾坤六子分成乾坤分率三子排列,这个排列方式就和马王堆帛书基本相同。当然有人说就用乾坤六子打混起来,按乾坤、艮兑、坎离、震巽,这样排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个问题希望大家进一步研究和讨论。

  2010年,在全旅组织的登陆兵大比武中,李振华作为唯一的干部代表,以全优的成绩登上领奖台,并获得了“十佳陆战队员”称号,荣立三等功。

活在思想的世界里

  《算表》的内容实际上是数字构成的表格。它的计数是十进制,通过竹简交叉构成21行、20列,分为乘数和被乘数个位、十位区,利用《算表》进行计算。

  波澜壮阔的亚丁湾,成为中国海军跨越转型的淬火池,也成为李振华展示才华的新舞台。

  我有幸见到沈有鼎先生是在1949年9月里,那时我正在清华研究生院读书。一天晚饭后,见到一位先生,目不斜视,旁若无人,昂首独行在清华大操场旁边的路上,有人指给我,他就是沈先生。

《筮法》:唯一保持成卷状态的竹简

  半年后,旅长陈卫东在训练考核时评价猛虎连:“这里时时都充满着硝烟和战火,处处都能闻到打仗的味道。”

  苏天辅,师从金岳霖,毕业于清华大学哲学系,长期执教于西南师范学院,中国逻辑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金岳霖学术基金会学术委员。

  《算表》一共有21支简,每一支长43.5厘米,宽1.2厘米,只有4支上端有残缺。每一支简首部有钻孔,而在最右侧单独有一支简上都是钻孔,这个是一般竹简上不会有的。而且钻孔里面都有丝织品的残迹,这证明当初这些竹简是由很窄的丝带子捻成细线穿进去,作为一种指示性工具,这也说明它不是一般的竹简的书籍,有其特殊的性质和意义。

  大洋亮剑,李振华开阔了视野,也增添了紧迫感。针对中国海军陆战队远洋护航和海上特种作战实战经验少的实际,李振华总结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护航特战战术,拟定了单兵战术训练的教案提纲、反恐训练提纲,并开展了相关训练。

  有一次我在沈先生屋里,记不得讨论什么问题了,讨论了很久,沈先生忽然想起带我出去吃饭,欲出门时,找不到钥匙了,沈先生把他的衣兜、裤兜都翻遍了,没找到,突然对我说,“一定在你的衣兜里。”我说:“不见得吧,你还没把你的东西类里的所有可能都穷尽呢,先不要在别人的那个类里去找吧!”沈先生忽然大悟,说,“对了,我还没有找抽屉呢!”于是打开抽屉,钥匙安然地躺在那里。

  《算表》形成于公元前305年左右,比此前发现的形成于公元前200多年的里耶秦简九九表还要早,是迄今为止所见的最早的实用算具。利用这套《算表》,不仅能够快速计算100以内的两个任意整数乘除,还能计算包含分数1/2的两位数乘法。

  “你为什么要到海军陆战队?”

  金岳霖先生当时对我要求很严,每周在课堂上给我上三次课,另有两个下午,我到金先生家里,金先生带着我读洛克、读休谟的书。有一天上课时,我突然发现沈先生坐在后面听课,此后沈先生每课必来,并且争着发言。有一次遭到金先生的制止,对沈先生说,“你别说,让苏天辅说。”沈先生不说话了,但我非常希望沈先生多说一点,因为一来沈先生的意见高明得多,二来我怕在金先生面前说错话。

  第一辑到第三辑里,我们已经公布了清华简的一些内容。第一辑主要是《尚书》、《逸周书》的文献如《尹诰》、《金滕》、《保训》以及和楚国历史有关的《楚居》。第二辑发表了一篇从周初到战国前期的史书——《系年》。第三辑主要有《说命》三篇——《傅说之命》、《周公之琴舞》、《芮良夫毖》。《周公之琴舞》实际是由10首诗构成的组诗、《芮良夫毖》由两篇合成,一共有180多句,是现在所能看到的先秦诗里最长的,这些珍贵遗书的发现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和注意。此次公布的第四辑有三方面内容:《筮法》、《别卦》、《算表》。

  2011年,李振华被任命为陆战二营五连——“海军陆战猛虎连”连长。

  有一次,沈先生带我去颐和园拜访梁漱溟,梁当时住在颐和园里的一个小院落里,这个小院子或在谐趣园之内或之外。既至,经通报,至客厅,梁出,与沈先生寒暄,沈先生把我介绍给梁,于是就坐,上茶,我本欲听沈、梁二先生讨论中国文化问题,但大家都静坐,真正的静坐,一动不动,无言。约过了二十分钟,沈先生起,告辞,梁送出,会见完毕。此事颇有魏晋之风。归时,天已薄暮,昆明湖上有几只水鸟悠然翱翔,我和沈先生散步回清华园。

《筮法》《别卦》与《算表》

  梦想一旦融入岗位,便会点燃奋斗的激情。李振华用自己的追梦经历告诉我们:作为军人,无论是实现强军梦,还是个人的成才梦,都必须有过硬的能力素质作支撑。

  沈先生平时不大爱说话,对一些生活琐事,对一些世俗之事,更是不明就里,言不着边。有一次沈先生应邀到某校进行学术演讲,会议已经开始,迟迟不见沈先生入场,急坏了主办方,通过电话联系清华这边,又告之说早已离开去参加会议。还是一位比较了解沈先生的老师提醒到校门口去看看,果然见沈先生蹲在校门口外,一问原来是门卫没让进门。沈先生因为很少换洗衣服,穿着上有些破破烂烂的样子,门卫问他是谁,他反问门卫你是谁,门卫问他进去做什么,沈先生回答有人请他去做报告。门卫看他的穿着,以为他瞎说,愣没让他进,结果他就急得只好蹲在校门口。

《别卦》:与马王堆帛书的《周易》有关

  一次,海军某行动调研组专家到该旅检查。听完李振华对海上行动的分析和设想后,专家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一个基层干部能有这样的见解和思想,不简单!”

  但只要一讲起学术,沈先生却是滔滔不绝,眼睛发亮,且确实有其独到、精湛的看法。沈先生给我上课,讲“语言、思想与意义”问题,当时沈先生讲,一串有意义的声音叫做辞皿,辞皿与辞是有区别的,辞皿又可分为有效的与无效的两种,有效的辞皿可以表现“思想”,思想作为有其对象,而对象又可分为“思想内容”和“对象本身”等等。当时我感觉沈先生分析得细致入微,真叫人折服。我认为沈先生已尽得金先生真传,金先生的剥茧抽丝直探真理的精神和方法,沈先生已尽得之。

  《筮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一个卦位图,就是八卦的方位,这和《说卦》第五章所谓后天八卦基本一致。但是有一个特点,即坎、离和后天八卦位置相反。最初我以为写错了,可是我们发现《筮法》中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可见不是写错,但为什么是相反的,还得进一步研究。不仅是《筮法》这一部分和《说卦》有密切联系,卦位图中间还有一个人形——我们取名叫“人身图”——这个和《说卦》第9章大体也是相合的。但也有不同,即离卦的位置不一样,人身图中离卦的位置是在腹下,肚子的下方,这一点是不是和坎、离相反的情况有什么关系,或者是有什么共同的特点,还有待研究。

  2004年仲夏,北京清华园,开学季。

  我虽早已闻沈先生大名,但从未见过,本欲上前打招呼,但沈先生前行已远,概不回头。据说沈先生每晚饭后必在这条路上散步,时间非常准确,只要见到沈先生散步,就是六点多钟了。有人告诉我,沈先生每天总是穿同一双皮鞋,直到皮鞋后跟磨坏、磨穿,甚至漏水,才去换另一双皮鞋,或是雨鞋。大概是顺手拿来,只要一穿上就使它受到同样的后跟磨穿的命运。

  从1978年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张政烺提出数字卦以来,学术界对此有很多讨论,但是不管如何,大家所用的材料只是为数不多的具体的占卜实例,不是作为占卜的书,所以,数字卦问题很多还没有搞清楚。此次《筮法》的整理为数字卦问题提供了新的见解,可以作为解决数字卦问题的钥匙。

  14艘快艇分成2波,前后夹击向我编队高速逼近。

  注:沈有鼎,字公武,中国逻辑学界的开拓者之一,专长数理逻辑和中西逻辑史,曾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4-1-14 李学勤

  2012年,李振华被任命为特战分队的中队长,率70名特战队员随第十二批护航编队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大洋风浪,危机四伏。当地时间8月28日下午,14艘快艇正向我护航的商船编队高速接近。

  还没有深入接触沈先生之前,金先生就对我说过,沈先生对一些生活中的事体好像不太懂,但对学术问题的分析是非常细致入微的。我在和沈先生的接触中对此确有实感。沈先生已作古,但他的著作和文章将长留人间,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最新整理报告揭示

  抱着一丝希望,李振华鼓起勇气拨通了时任南海舰队某陆战旅旅长陈昌锋的电话。

  一天,沈先生到我寝室来,我非常惊喜,原来沈先生发现清华园里的某个小食店卖的蜜麻花很好吃,要带我去品尝一番。

  《筮法》和《说卦》、《归藏》的关系,还表现在《说卦》第10章有所谓乾坤六子之说,有少男、中男、长男、少女、中女、长女这个说法,而这个次序正好和《归藏》的《初经篇》一致。这一点在清华简里面表现特别多,很多占筮都提到这个问题,而且有很系统的叙述。

  “做好战斗准备!”李振华一声令下,特战队员手中的机枪、步枪、狙击步枪等武器全部子弹上膛,瞄准海盗小艇的方向。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