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读于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邓杨子秋,今年年底即将硕士毕业,对于这段酸甜苦辣的留学经历,他表示:“勇敢追随自己的内心,一切源于热爱。”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东京都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冬季23区路上无家可归者人数比2017年同期减少14%,为620人。有分析认为,背景是东京的有效求人倍率维持在2倍左右,就业形势有所改善。东京都认为,“与23区共同推进的‘流浪汉’暂时性保护和工作支援等发挥了效果”。

  (本文系新浪教育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以及作者姓名。未经允许私自转载者,违者必究!)  

图片 1邓杨子秋近照(图片源于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片 2图片源于网络

  新西兰政府于8月8日正式发布《国际教育战略2018-2030》。《国际教育战略2018-2030》(以下简称《战略》)由新西兰教育部和新西兰教育国际推广局联合制定,为新西兰未来十年的国际教育发展提供了战略方向:培养全球公民、提供优质教育及学生体验和实现可持续增长是该战略的三个重点关注领域。

  学会独立与沟通

  按各区来看,路上生活者最多的是新宿区,达到124人。其次是涩谷区(70人)和台东区(69人)。多摩地区合计为26人,比2017年减少7人。

  新西兰教育国际推广局首席执行官Grant McPherson表示:
“该《战略》的三大目标主要包括输送卓越的教育资源和学生体验、实现可持续增长以及培养全球公民。想要实现这些目标,必不可少地是需要去建构能为学生提供必备技能以应对二十一世纪种种挑战的、卓越且可持续的教育体系。”

  在留学之前,邓杨子秋和家人也曾为选择哪个国家而犹豫,几番考虑后选择了澳大利亚。一是在澳大利亚有亲戚照应;二是澳大利亚是英语国家,不用重新学习新的语言,同时还有心仪的学校和专业。接下来便是准备雅思考试,递交本科的学习证明、毕业证明,准备出国手续等。2014年底,经过12个小时的漫长旅程后,邓杨子秋抵达澳大利亚,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涯。

  调查由东京都和区市町村在1月下旬实施。白天在道路、公园和车站等处,由设施管理者通过目视确认人数。除此之外,国土交通省也于1月在多摩川和荒川等河流的附近实施了调查。

  与此同时,新西兰政府对照该《战略》,发布了最新的国际学生工作签证政策,此次签证政策的变化包括为获得学士学位及以上学历的学生提供3年开放工作签证等,旨在为留学生在新求职就业提供流畅通道,此举也将毕业生工作权利与优质人才资格和技能短缺的工作机会关联得更加紧密。

  对于墨尔本的最初印象,邓杨子秋感觉和北京差距较大,地广人稀、节奏较缓。为了锻炼英语口语能力,他选择住在当地人家里,感受其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经过数周的相处,他的口语能力得到了提升,渐渐适应了留学生活。但他和房东的一个小摩擦改变了平静状态:受家庭影响,邓杨子秋从小喜好书法,出国后仍保持每天练习书法的习惯。但有一次,因为他不小心把墨水溅落到地毯上,和寄宿家庭产生了矛盾,双方各执己见。一气之下,当晚9点多钟,邓杨子秋拎着行李箱和背包离开了寄宿家庭。当时他找不到酒店,也没有熟悉的同学朋友,就在附近公园的长椅上裹着大衣睡了一晚。异国他乡,孤身一人,邓杨子秋感觉内心悲凉,但却不能给家人打电话,因为不忍让大洋彼岸的父母徒增牵挂。这件事给邓杨子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他迅速得到了成长。“因为这件事,我学会了独立与沟通,也结交了一些好朋友。挫折和困难是人生的必修课,这段时光我将不会忘记。”邓杨子秋说。

  23区的路上生活者(不含河流)的人数顶峰是1999年夏季的约5800人。由于行政推进支援举措,呈现减少态势。

  Grant认为新西兰为拥有远大抱负的国际学生提供了极富吸引力的政策支持。他表示:
“新西兰教育国际推广局希望新西兰优质的教育体系和极佳的学习体验能够激发国际学生的潜能和积极性。新西兰教育国际推广局也为那些新西兰所需的优秀毕业生人才提供友好的留新工作以及居住的便利通道。”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